• 【诚信建设万里行】非法组织自创教材远销海外 三天造就“国学教授”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26 00:15 | 作者:http://www.liqiao.or | 来源:网络整理 | 浏览:
  •   张乐群称,现在各种的民办小学幼儿园,中学、大学、职业学校,都在找“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”合作。在全国,“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”也将近办了40多个分支机构。

      民政部调查发现,“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”在上海、广东、福建等十几个地方设有分院,通过招募代理分支机构,开展培训,出售书籍、绘画、音像产品以及认定“国学传承人”等多种方式敛财。张乐群是这个非法组织的责任人,在此前央视暗访中,张乐群曾向执法人员透露他们的“生意”十分红火。

      刘俊海表示,进一步保障在取缔非法社会组织的时候,有一些管用的、有用的执法手段,良法是善治的前提,期待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在充分征求公众和有关部门的意见基础上,能够尽快地推出制度创新。在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还没有修改的情况下,也建议民政部门能够和其它的执法部门,比如说和公安部门进行通力合作,消除监管的孤岛现象,提升监管效能。

      从开班培训到加盟卖书,非法组织责任人张乐群打得一手如意算盘,敛财手段是一环套一环。“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”的案子不是个例。当前,不少非法社会组织冠以“中华”、“中国”、“全国”,甚至“亚洲”、“国际”等名称,打着服务“国家战略”旗号,冒充官方机构骗钱敛财,影响十分恶劣。

      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执法监督一处饶鹏飞表示,按照现行生效的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,民政部门对非法社会组织的处理手段是进行取缔,而取缔类似一种公告的性质,对非法社会组织责任人张乐群本人,法律并没有规定对他能够进行处罚。非法组织责任人违法成本过低,而执法部门执法成本很高,因此这也是导致当前非法社会组织猖獗的其中一个原因。

      对非法组织的责任人缺乏相应处罚手段,条例赋予的强制手段有限导致执法受阻,非法组织更名改姓后就又可以“东山再起”,执法成本高、违法成本低等等……这些问题始终困扰着民政执法部门,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,要进一步加大对民政部门执法权限的规定。

      记者从民政部获悉,截至目前,全国登记的社会组织已超过82万个,其中在民政部登记的社会组织2300个。社会组织快速发展的同时,各类非法社会组织也呈增长态势,特别是一些非法社会组织拉大旗作虎皮,行骗敛财,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,损害了社会组织的公信力,影响了市场秩序和社会稳定。

      执法人员现场宣布,未经登记,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,依据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第32条的规定,本机关决定对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等相关机构予以取缔。

      张乐群称,现在俄罗斯要订我这套道德经十万本,美国的纽约都要成立分院,都要宣传中国文化,这套书国家定价380元一套,对你们才只收190元钱。

      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明确规定,全国性社会团体的名称冠以“中国”、“全国”、“中华”等字样的,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经过批准,然而却总有一些不法分子为了攫取利益,冒充全国性社会组织。为什么从未登记过的组织为何能够大行其道,四处招摇撞骗?李逵和李鬼,又该如何辨别?

      非法组织责任人张乐群称,甭管什么人,只要缴纳30万元就能有授牌权,可以向下一级的机构授牌并收费,还能通过开办国学班来创收,培训班的师资由他们来培训,只需要三天就能造就一个“国学教授”。

      刘俊海还表示,市场有眼睛,法律有牙齿。除了传统的法律责任,更有效的手段是信用制裁。应当采取双罚制,取缔非法社会组织,对非法社会组织要追究它的法律责任。另外要把非法社会组织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也引进失信制裁的机制,比方说把非法组织的责任人列入失信惩戒的范围,不能乘坐高铁、飞机,不能申请国家的资金支持、相关的荣誉称号等等。

      央广网北京3月25日消息(记者常亚飞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生活中,人们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组织,名头听上去响当当,貌似相当高大上,实际上却可能藏着一些“大坑”。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,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教育委员会就是这样的组织,听起来高大上,但它们曾被群众举报涉嫌非法组织,假借服务“国家战略”名义,打着推广国学的幌子,骗钱敛财。民政部调查后发现,它们没有在任何一级管理机构登记过。

      从去年4月1日到12月31日,民政部、公安部联合,集中开展了为期9个月的打击整治非法社会组织专项行动,一大批非法社会组织被取缔。但是在取缔过程中,执法人员也发现了一些问题。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